建築博弈 – 幻象與真實

設計者:林虹羽

指導老師:劉冠宏

本研究探討當代建築在資本主義下,如何以幻象蒙蔽現實。


這是一場從民國初期就開始策劃的賭局,一群人到了小觀音山一帶利用勞力換取了棲身之所,隨著時間推進,他們淡忘了最初建造聚落的本質;本應當置身事外的違章建築,在其價值轉變下與當權者的利益衝突隨之出現,賭局就此產生;賭徒們利用建築作為籌碼意圖使自身利益最大化,賭局表面的雙贏促使兩者共同建造一座容器,建築博弈場。

B10513026-圖檔1.jpg

隨著第一座賭場的完成,位於城市外圍的塊體直逼都市的權力核心,懸浮於上空,裏頭容納的是建築的真實;相關空間接連產生,所有的一切都將無一倖免。如今,當代建築作為資本主義下的籌碼,其價值已扭曲驟變,而賭徒有恃無恐,帶著自己的籌碼虛張聲勢著;然而,其擁有的只是假象。

B10513026-圖檔2-01.jpg

建築成了帶來純粹利益的道具,賭場的成功誘使人們在都市中爭相效仿,一座又一座的賭場被建起,最終連成了一個新表面;扭曲的價值觀下是無盡的慾望,金錢、權力、利益都能在其中得到滿足,而你只需要自願承擔風險:成為建築賭徒。


0閘門

一座全自動的掃描裝置在入口,身無分文者並沒有進入賭場的資格,所有人在進入前會進行身分確認,必須攜帶對應價值的籌碼才能進入;排隊的人群喧囂不止,只為了更早進入賭場中。

B10513026-圖檔3.jpg

1賭場


此處為該建築的價值核心,也是最早建成的區域;從輸送管出來後是無窮盡的狂熱賭徒與賭桌,他們只在乎自身利益,是純粹為了博弈而誕生的空間,新的賭局在各個角落無止盡的誕生,同時也產出一群身敗名裂的傢伙。

B10513026-圖檔4.jpg

2宣示廣場


這是一個虛榮的平台,廣場外圍佈滿座椅與突起的台階,場所的根本就在於賭徒之間的互惠引誘關係,他們們帶著自身的籌碼相互遊說與展示,藉此提升其在賭場中的價值;被大多數人認可的籌碼會被獨立展示在中央的建築物中供人群圍觀,直至賭局開始,或價值利用殆盡被丟棄置森林中。其中不免出現一些自稱"鑑定者"的人,大放厥詞地評論著各種籌碼,藉此同時也在炫耀自身高人一等的價值觀。

B10513026-圖檔5.jpg

3投機者地窖


本應當作為廣場的區域被一群由賭徒轉化的癲狂者佔據,他們掏空建築作為藏匿籌碼與自身的空間,對於手中的籌碼緊握不放;挖出的材料被用於建造圍牆在地窖周圍,防止他人意外進入自己的領地。

B10513026-圖檔6.jpg

4鑄幣廠


鑄幣廠的工人夜以繼日的雕刻,不斷的修改企圖尋找最符合當代價值的籌碼。工人不是賭徒,他們自詡為不受外界墮落干擾的一群藝術家,於是得以進入這個建築,獲得製作籌碼的資格;然而,縱使他們自命清高,也並非是能看清賭場全貌的一群人。

B10513026-圖檔7.jpg

5森林


那些失去價值的籌碼被遺棄在此地,回歸原始功能,無法估計數量的建築整齊排列形成一片森林,同時也是無法認清現實之人與失敗賭徒的棲息處,等待機運降臨再次回到賭場中,或是連同建築的斷崖殘壁消解。

B10513026-圖檔8.jpg

6對價所


場所被切割成數個區域,各個區域又有多個小房間紀錄著相應籌碼的價值數據,中央顯示器上的資料正持續更迭,剛從賭場凱旋而歸的賭徒目不轉睛地確認手上籌碼的價值;而有些人正準備計畫到地窖待一會,等待持有的籌碼轉換為相對應的價值。

B10513026-圖檔9.jpg

7控制矩陣


為了吸引更多人來到此處,兩座矩陣各司其職,一座用以紀錄人類無止盡的貪婪與無知,回饋給賭場作為賭徒的信用依據;另一座將收集到的數據包裝美化,向地表的人展示賭場的美妙與無窮的大好前途。

B10513026-圖檔10.jpg

8瞭望塔


這個區域目前並不對外開放,不知何時此處開始有了一座塔,據說曾是紀念碑的所在處;不過偶而會有一些瀕臨崩潰的人翻越高牆到來,屍體從塔的底部開始蔓延開,它們似乎被有意排列成一個階梯。隨著撲鼻的惡臭,他們登上塔頂後獲得了看清賭場的機會,同時也理解了塔的全貌。

B10513026-圖檔11.jpg

9紀念碑


一塊巨石豎立在區域中央,光滑表面被文字填滿直至沒有任何一處空白,朝聖者永遠與之保持著微妙的距離感,並遵照自古以來的儀式膜拜;只有細心的人能察覺到黑石其實是一道門,唯一能通往外界的門。

未完……